美巡赛的亚洲雄心 美洲之外首个发展级巡回赛始于中国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0-10 12:35

美巡赛的亚洲雄心 美洲之外首个发展级巡回赛始于中国

2018-10-10 11:56来源:搜狐体育美巡赛/股/高尔夫

原标题:美巡赛的亚洲雄心 美洲之外首个发展级巡回赛始于中国

编者按:从本周四(10月11日)起,2018-19赛季的美巡亚洲季将从马来西亚启动。在TPC吉隆坡举行的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,是新赛季美巡赛的第二站。比赛结束后,美巡赛将北上韩国,济州岛的九桥高尔夫俱乐部将举办第二届CJ杯@九桥。十月的最后一周,世锦赛-汇丰冠军赛将再一次莅临上海佘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。

贾斯汀·托马斯在济州岛赢得首届CJ杯@九桥

除了这三场固定的正式比赛,从2014年开始,美巡赛在中国成立了发展级巡回赛:美巡系列赛-中国,该巡回赛为美洲之外地区通往韦伯网巡回赛的唯一通道。2017年,美巡常青赛也首度探访日本,这场比赛将在2019年继续进行。

翻开2012年的美巡赛日程,你能发现什么?

伍兹依旧是湾丘和缪菲尔德山庄的王者,DJ维持着每年至少一冠的势头。那一年的冠军榜上,有的名字已经慢慢隐退(史翠克、唐纳德),有的则刚刚显出自己的冠军相(福勒)。

日程的后半部分,有两场在亚洲举行的比赛。整一年,除了英国公开赛,就只有这两场比赛不在美洲。尼克·沃特尼赢了一场,他在马来西亚战胜了美巡同伴佩尔特和加里古斯;伊恩·保尔特赢了另一场,在东莞观澜湖舞狮队的护送下,他捧起了世锦赛-汇丰冠军赛的奖杯。

这一年,是这两场比赛最后一次以打着星号(非正式比赛)的身份,出现在美巡赛程中。一年后,美巡亚洲季正式成型。

打完就给五万美元,有本事就来拿啊

每一场美巡赛的奖金都很高——不然世界第一巡回赛这个地位是怎么来的——但在2010年,一场远离美国本土的比赛,人均奖金之高,还是让见惯了很多个零的美巡球员个个都跃跃欲试。

只要你进入参赛阵容,并且在比赛中不因为客观原因退赛或者被取消资格,哪怕打得再差,天天骑三轮车,也有至少五万美元入账。冠军?干干净净的整数,100万美元。

2011年,本·克莱恩赢得第一届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

当年的联邦快递杯积分榜前25名,加上亚巡赛奖金榜前10名,再加五个赞助商名额。第一届“联昌国际银行马来西亚亚太精英赛”有着600万美元的总奖金,而参与分钱行动的,只有这40位球员。

在吉隆坡郊外的MINES度假村,时任大马总理纳吉布为这场比赛开锣。除了以队际赛形式呈现的世界杯,和以国际PGA联盟为主体举办的世锦赛之外,这其实是美巡赛在亚洲的第一次尝试,虽然它只是一场与亚巡赛合办的非正式比赛。

世界那么大,为什么是马来西亚?

把时钟拨回2009、2010年。也许受到了金融海啸后遗症的影响,国际高尔夫巡回赛组织间弥漫着一股求变的气氛,好像不变就要活不下去。“变”的中心,就在大家都看着眼红的亚洲:亚巡赛和同一亚洲打得难分难解,欧巡赛的东进战略正在紧锣密鼓实施中,就连一直偏居东北亚一隅,看着与世无争的日巡赛,也开始积极地参与到亚洲大陆的赛事中。

1995年就进入中国、后来也率先提出了“世界巡回赛”这个概念的美巡赛,会隔着太平洋坐山观虎斗?不存在的。

在美联社记者面前,蒂姆·芬臣(时任美巡赛主席)透露出了自己构建美巡远东系列赛的想法。“我不是说一定啊,但我们很可能会在未来两三年(在亚洲)形成一个短期的系列赛。”

得,老大又来加了一把火。中国已经有了刚刚升级为世锦赛的汇丰冠军赛,日韩两个较为成熟、自成体系的市场,外来者在短时间也没办法完美融入。马来西亚则一直是亚洲最热门的高尔夫旅游目的地之一,全国有超过200座球场,一年四季皆可打球。

上层关系的支持也必不可少:纳吉布是高尔夫球迷,一心想要引进高水平的高尔夫赛事,借而提升大马的高尔夫水平。2009年底宣布比赛将要举行的是他,一年后在现场为比赛开锣的也是他。2010年4月,纳吉布国事访问美国一周,还专门抽了半天时间出来,与飞来华盛顿的芬臣见面。

“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是我们与美巡赛长期合作关系的第一步。我们希望通过与全球领先的美巡赛的合作,将马来西亚职业高尔夫的水平和高尔夫本身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。”这段话被写进了大马政府发布的国事访问新闻稿里。

美巡赛则一箭双雕:在马来西亚办赛,既能立足东南亚市场,辐射整个亚洲,为远东挥杆赛(也就是现在的亚洲挥杆赛)增添一枚砝码,又能借机探寻芬臣的另外一个想法:把TPC网络扩展到美洲之外。

哪个TPC?就是TPC锯齿草那个TPC咯!

TPC(Tournament Players Club,巡回赛球员俱乐部)是美巡赛拥有、管理的一个球场连锁品牌,主打“提供终极的美巡赛事球场体验,服务、设施皆满足职业高尔夫之最高标准”。最著名的TPC球场,就是美巡赛的总部所在地,TPC锯齿草俱乐部。

在2016年以前,所有的32家TPC俱乐部全在美洲,其中30家在美国本土。也难怪有着世界梦的芬臣,想要把这个大IP推向海外。日本和韩国的球场不少,但一年至少有四分之一的时间没办法打球。赤道附近的马来西亚,从哪个角度来看,都是TPC在亚洲首秀的最好立足之地。

分钱的比赛在明,TPC的推动在暗。第一年的100万美元,本·克莱恩拿到了;第二年,分钱的人多了8个,博·范配尔特把130万美金的冠军支票揣进了兜里。从2014年开始,比赛成了一场有着完全联邦快递杯积分的正式美巡赛,举办地也移到了吉隆坡市中心的吉隆坡高尔夫乡村俱乐部(KLCC)。

瑞恩·摩尔在KLCC连着赢了两年。等到超新星贾斯汀·托马斯在2016年赢得自己美巡首冠、捧起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冠军奖杯时,他脚下站着的那片绿地,已经改了名字。

TPC吉隆坡。

在阴盛阳衰的韩国,怎样掀起美巡旋风?

问你一个问题。国土面积仅是中国百分之一的韩国,是全球第几大高尔夫市场?

给你三个选项。第八、第六、第三。

再问一个。以下哪个数字,最接近2015年韩国女子高尔夫巡回赛(KLPGA)全年的赛事门票收入?

1.5亿韩元。1.5亿人民币。1.5亿美元。

韩国球员崔京周赢得2011年球员锦标赛

要说韩国高尔夫,一定绕不过一个名字:朴世莉。1998年,韩国女球员朴世莉连续赢下两场LPGA大满贯赛。在成为女子高尔夫球界最闪亮明星的同时,朴世莉也以一己之力,直接带动了席卷韩国的高尔夫狂热。有能力的,把孩子送到美国、澳新学球,或者干脆直接移民(比如小魏、小金、小李家);留在国内的,也成天在练习场挥汗如雨。

到今天,韩国已经成了全球第三大高尔夫市场,仅次于美国和日本。2017年,韩国的高尔夫产业产值达到了11.4兆亿韩元(约700亿元人民币)。

看着眼红吗?眼红就对了,你也不是独一个。就连部分韩国高尔夫业内人士,也看着眼红。

我说的是韩国男球员。

韩国球员是美巡赛场最中坚的亚洲高尔夫力量代表。从崔京周开始,一共有八个出生在韩国的球员赢得过美巡赛冠军——这还不包括一度火上天际的金河珍。半路出家的前健美运动员老崔,一个人就拿了8张美巡赛的冠军支票。也是半路出家的前举重运动员梁容银,成了迄今为止唯一一位来自亚洲的大满贯赛冠军。

但在大环境上,韩国高尔夫绝对“阴盛阳衰”。韩国女子巡回赛(KPLGA)俨然是美国LPGA源源不断的人才供给基地,朴、金、柳这些西方人不熟悉的姓氏,频频占据领先榜最前列的位置。一个大满贯赛冠军算什么?韩国女将直接将这个数字变成了28个。

越刮越猛的韩风,还差点引出一件大事儿来。2008年,还没意识到亚洲市场重要性的LPGA,曾短暂地出台一项规定,计划惩罚“在配对赛、采访和发言中理解不好、说不好英文的球员”,惩罚措施包括罚款和禁赛。还好没有最终实施,否则“歧视亚洲球员”的帽子,LPGA是戴定了,也肯定会丢掉火热的韩国市场。

有多火热?2018年,韩国女子巡回赛共有30场比赛,只比美国LPGA少三站——要是只算本土赛事的场次,美国还比不上韩国。回到三年前的2015年,韩国女子巡回赛光是门票销售一项,就入袋了190亿韩元(近1亿2千万人民币)。

男子巡回赛呢?2018年的男子韩巡只有17场比赛,总奖金143亿韩元。

也就是人家三年前门票收入的三分之二吧。

所以,当2015年10月,芬臣与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一起走上仁川松岛IBD的舞台,为首度在亚洲举行的总统杯赛捶响战鼓之时,许多见证者都会想一个问题:在这个女子球员占统治地位的地方,会有一场常规美巡赛吗?

CJ集团说:会。

财富500强大企业,不差钱,一甩手就是925万美元。2017年第一届CJ杯@九桥的总奖金,压过了除大满贯赛、世锦赛和球员锦标赛之外的所有美巡赛。举办比赛的九桥俱乐部,在“韩国海南岛”济州岛,长年雄霸韩国球场排名的第一位。要说它有多牛呢……

它是第一个在韩国举办LPGA赛事的球场。

在亚洲的几场比赛,都没有晋级线,韩国也不例外。去年的“分钱大赛”上,势头正旺的贾斯汀·托马斯,一边从美巡赛现任主席杰·莫纳汉手中,接过把自己的韩文名字涂白的冠军奖杯,一边拿走了166.5万美元的支票。

多说一句,美巡亚洲季还真的是托马斯的福地。他职业生涯的头两个美巡赛冠军,就是在马来西亚的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赢下的。时隔一年,在济州岛,托马斯成了美巡七冠王。

东京塔下的汤姆·沃森

你也许还记得这一幕:2017年11月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和访日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打高尔夫,日本头号球手松山英树作陪。打完沙坑球后,急着走出沙坑的安倍狠狠摔了一跤,把自己甩回了沙坑里。

那不是安倍第一次和特朗普打球。两个月前,东京塔旁洲际酒店的大宴会厅里,安倍讲了好一阵自己和高尔夫的故事。末了,他说:

“大家都想知道我和特朗普总统今年四月打球的结果吧?不告诉你们。”

台下爆发出一阵笑声和掌声。端着木制清酒杯,咧嘴开怀大笑的,有汤姆·沃森、约翰·达利、科林·蒙哥马利和本·克伦肖。

都是历久弥坚的多次美巡赛冠军得主们。

科林·蒙哥马利在东京赢得首届日本航空锦标赛

说起来奇怪。亚洲是各大洲高尔夫发展史最短的,却占了全球前三大高尔夫市场之二:韩国第三,日本第二,真真称了《疯狂有钱的亚洲人》这个题目。2017年,日本高尔夫市场产值为1.3兆亿日元(约115亿美元)。

市场是亚洲最大,实力也是亚洲最强——世界排名前100的球员里,有5人来自日本,韩国球员只有3位——但仔细想想,你在美巡赛场上经常听到的日本名字,除了松山英树,还有谁?

能想到“小平智”的,谢谢你,真是美巡赛的忠实粉丝,能叫出今年RBC传承高球赛冠军的名字。

能想到“石川辽”的,也谢谢你。人气一时比肩老虎的害羞王子,已经离开了美巡赛,重新回归日巡。

能想到“今田龙二”的,来,放下手机,和我一起照照镜子,仔细看看头顶,白头发是不是又多了几根?

日本的高尔夫市场实在是高度自给自足。有着雄厚力量的国内企业一以贯之的支持,也有泡沫经济时期建造的上千座高尔夫球场,无论男子赛事还是女子赛事,都一年又一年、稳定地在自己国内进行着。男子日巡赛的世界积分和欧巡赛接近,每场比赛的奖金也没差太多。2018年男子日巡赛除开大满贯、世锦赛等合办赛事之外,有25场,总奖金为34亿日元(约3000万美元)。

能在日巡赛上站稳脚跟,除了赛事奖金,还有日本企业的赞助。毕竟是GDP排名全球第三的国家,对球员来讲,这是一个长期、稳定的收入来源。再加上语言的天然壁垒,以及国内完善的青少年体育培训体系,日本高尔夫看上去不需要、也很难与外来势力合作。

直到2016年。美巡常青赛出人意料地抢在了主巡回赛前面,宣布了一场由日本航空冠名的、仅限50岁以上球员参加的比赛,将在2017年的成田高尔夫俱乐部举行。与此同时,芬臣也给美巡赛日本办公室揭了幕。主掌办公室的,是美巡赛持权转播商“木星高尔夫电视网”的前主席石井政士。

仔细想也就想得通了。每周都有一场赛事的主巡回赛,日程不是那么好协调。比起韦伯网巡回赛来,常青巡回赛的球员们知名度也要大得多。拿一场有诸多著名老将参加的比赛来试试水温,在日本这个讲求传统、相对较封闭的市场,不啻为一个好的选择。

于是才有了安倍晋三卖关子的那次演讲。美巡赛在日本的第一次落地,虽然不是主巡回赛,但主办国也给够了面子。安倍在首相官邸接见了球员代表——他从达利手中接过了那条花花绿绿的裤子——又出席了开赛前一天的晚宴。日本航空派了一架专机,将参赛球员们从加拿大直接送到了成田机场,赛后又是同一架飞机,把他们全部送回加拿大的赛场。

而最终的结果,也是皆大欢喜。在亚洲知名度和话题度都很高的“蒙蒂”蒙哥马利,捧起了冠军奖杯。

沉寂了一年后,2019年,这场比赛将以“万事达卡日本锦标赛”的名义回归。

与此同时,有一条日文新闻,既未见诸英文媒体,也没有在其他亚洲地区流传:2017年11月,美巡赛和日巡赛签订了为期10年的合约。双方承诺“在战略上实施更紧密的合作,共同支持对方的发展”,也将“共同支持彼此巡回赛和球员的市场推广”。

提前预警:如果2019-2020赛季的美巡赛,是以一场在日本举行的比赛来启动的,可不要觉得惊讶哦!

一切始自中国

逢五逢十,不管在哪里,都算得上一个大日子。伍兹的美巡第80冠几乎是2018全年美巡赛最激动人心的时刻,而大洋彼岸的这边,进行到第四个年头的美巡系列赛-中国,也悄悄地迎来了第50场比赛。

是哦,美巡赛在亚洲设立的第一个发展级巡回赛,诞生时一度激起不小波澜、被蒙着民族主义外皮的大棒挥舞着叫嚣“抵制”的美巡中国赛,从2014年四月的海口观澜湖,到上周的珠海东方,已经举办50场了。

要说美巡赛进中国的年头,其实远远不止这么一点。1995年,在美巡赛主席座位刚坐了一年的芬臣,就把高尔夫世界杯带到了深圳的观澜湖。世界杯是美巡赛牵头组织、国际PGA巡回赛联盟认证的一场以国家为单位的队际赛。

那可是20多年前。新中国的第一座高尔夫球场刚诞生第11个年头,中国的高尔夫职业化也才刚刚启动。今天已经在欧巡常青赛上奋战的张连伟,那年刚刚三十而立;“冲哥”梁文冲还是个懵懂的17岁少年,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中山温泉球会的练习场上。至于今天的“中国一哥”李昊桐——

当弗雷德·卡波斯和拉夫三世在观澜湖的果岭举起冠军奖杯时,昊桐父母正在湖南家中庆祝自己儿子的百日诞辰呢!

1995年之后,世界杯又来过几次中国,但出现在美巡赛场上的中国面孔,少之又少。梁文冲一度成为美巡赛场的中国担当。从2006年到2012年,彼时的少年参加了17场在美国和英国举行的正式美巡赛。他在新奥尔良的TPC路易斯安那拿到了并列第12,后来又在呼啸峡的PGA锦标赛上排到第八,都创下了当时中国球员在美巡赛上的新高。

但在赛场之外,美巡赛和中国的联系,一直没断过。TPC锯齿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是中国国家队的训练基地;俱乐部会所走廊旁侧的墙上,挂着好几幅和中国相关的相框,里面装有中国队员的笑脸,也有大红的中国结。

暗流持续到2013年底,突然转明了。

世锦赛-汇丰冠军赛正式成为联邦快递杯的一站,拥有完全的联邦快递杯积分。美巡赛在亚洲一下子有了两场正式比赛(包括前一周的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),美巡亚洲季即将成型。

美巡中国系列赛宣告启动。

美巡赛在北京设立办公室。

在美国之外的地区设立常驻分支机构,这是美巡赛的头一回。纽约人Greg Gilligan——他的中文名“葛国瑞”更多见于报端——操着流利的普通话,坐进了这间办公室。老葛在麦当劳中国区工作了14年,又在美国中国商会当了4年主席。芬臣希望有一位“在中国有深厚经验”的人士,来管理这个美巡赛从1995年开始就进入的市场,葛国瑞正中红心。

老葛的头号任务,是操盘即将启动的发展级巡回赛——美巡中国赛。在我们最经常提及的“美巡赛”这个主巡回赛之外,美巡赛的旗下,还有常青巡回赛(参赛球员必须年满50岁)、韦伯网巡回赛(进入主巡回赛的唯一渠道),以及分别在2012、2013年启动的美巡拉美赛、美巡加拿大赛,两个位于第三级的发展级巡回赛。

五个巡回赛的基地和主战场全在美洲,只有中国赛隔了一个太平洋。

中国啊中国,你的魅力谁人能挡?

芬臣的构思很清晰:建立一个本土巡回赛,培养中国顶尖的高尔夫球员,以他们的热度,带动中国高尔夫运动的整体发展,最终做大蛋糕,大家都受益。

没错吧?在中国做事,思路从来都是这样,不同只是在于谁来做。芬臣可是美巡赛秩序的主要缔造者,联邦快递杯和总统杯都是他推出的,就连高尔夫入奥,也少不了他在全世界奔走呼号的功劳。他要下决心在中国投入资源,还有什么想不到的?

美巡系列赛-中国的第50场,就这么来了。好像非得挑大日子来证明这场巡回赛的国际化似的,美国籍、泰国裔的泰哈卡诺本在珠海赢了自己的第一个职业冠军。

芬臣的目标,达到了吗?

看看李昊桐吧。美巡系列赛-中国的第一年,19岁的李昊桐赢了三场,拿了奖金王,以及一张韦伯网巡回赛的全卡。从那时开始,他就坐上了一飞冲天的火箭。

李昊桐之后的张新军和窦泽成,则填补了中国高尔夫一个巨大的空白。在这两人之前,中国从来没有美巡赛的正式会员。两人从2015赛季的美巡赛-中国毕业,三年三级跳,最终拿到了上赛季美巡赛的全卡。

中国的高尔夫产业会在多久的时间里,因为这场巡回赛、这些球星带来的协同效应,实现大跨步发展?不知道。有些宏观层面的东西无人可以预测,但至少,中国高尔夫让人可以期待的因子,已经比过去多太多了。

其实,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缘分。

把日历翻回2007年8月。“中国担当”梁文冲人生中的第一场大满贯赛,是在俄克拉荷马州举办的PGA锦标赛。

阿冲在酷热的南山乡村俱乐部打了两天,没有晋级——他的最巅峰时刻,还要再等两年才到来。那两天一直跟在他身后,举着记分牌的,是一个塔尔萨本地小孩。

小孩14岁,从小就学高尔夫。他跟着梁文冲、伍迪·奥斯汀和纳森·格林,走了36洞。按照绝大多数美国青少年球员发展轨迹,那也许是他整个高尔夫生命中,离中国最近的36洞。

唔,谁说的?

当年的小孩,在2016年来到中国,参加了美巡系列赛-中国。他当年就赢下了两场比赛,又在2018年赢下了三场比赛。现在离整个赛季结束还有几天,不出意外,他将在下赛季踏足韦伯网巡回赛,离美巡赛更进一步。

他的名字,叫做查利·萨克森。2018年美巡系列赛-中国的奖金榜头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